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狗灯】尬 (中)

ooc咳咳

(上)请戳http://shi90136.lofter.com/post/1e3a37b9_10a4720f#

大天狗x青行灯,讲的是高二的青灯和两年前被倒追结果甩了青行灯的 狗子(表述模糊



-----------------------------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该来的总会来的”

 在青行灯的记忆中,前一句是贬义的,后一句是倒霉之人的无奈自嘲。

 反正现在都适用于她。


 对上目光后应该笑还是不该笑,是应该假装不认识直接走开还是打招呼。

 如果笑了但是对方没笑怎么办。

 如果打了招呼对方目不斜视直接走过去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

 青行灯一度在脑内排演过无数次两年后重逢的情节。但是在真正碰上的那刻所有假设全部被推翻。

 活该,真是活该。





 “哎哎青灯灯,我们觉得你和大天狗超级般配哎。”

 这是一切罪恶的开始。

 而初中的末尾,青行灯十六岁了,而她又正值网络乙女向小说疯狂流行的时候,深受言情小说荼毒的青行灯小妹妹仗着早早拿到重高保送名额的底气,本应被考试禁锢的脑思路开始向奇怪的地方发展,她的想法是这样的:

 十六岁,到了言情小说主角的普遍年龄了。

 学校里有老师同学,还有和最近流行的某部电视剧里一模一样的樱花大道。

 “你和大天狗好有夫妻相哦”某个女孩某个时候不经意间的一句。

 坐姿端正在奋笔疾书的男生英俊的侧脸。

 “青春不就是用来疯狂的吗!“某个男团代言的很有人气的广告词。


 年龄,场景,外界因素,主角确定,动机明确。

 于是青行灯小妹妹一个人沉溺其中的恋爱故事开始了。



 两年前。



 “咳咳......嗯......那个,这道题你会做吧?”青行灯在大天狗前面的座位上坐下。眼前的男生歪着头百无聊赖地看着书,此时他看了坐在他面前的青行灯一眼。

 “我看看啊……”波澜不惊的语调。眼前少年手中转着笔,下午的阳光斜射进来,点亮了他周围空中的灰尘。将大天狗本身淡金的睫毛渲染更透亮,斜阳为他端正的侧脸镀上金边。

 “.......”大天狗沉默不语。

 “?”青行灯歪歪头。


 “我不会做。”男生将背靠在后桌沿上,“下次你有问题也可以问我,或许下次的题目我会做。”他明眸皓齿地对青行灯笑了笑。


 “笔还你。”


 

 关于此事的影像在记忆中到此为止。

 


 他把笔放在我手里。

 他的手退回去了。

 修长的手指掠过掌心,留下轻痒的触感。


 青行灯扭过头,彼时下午的阳光照在脸上十分温暖。

 这是关于此事的触觉印象。


 青行灯觉得自己开始喜欢他了。






 “哎哎,”与大天狗一起上学的源博雅凑近他的耳朵,“为什么青行灯这几天都开始走这条路上学了?”源博雅悄悄看了看后面,总觉得走在后面的白发女生目光一直瘆人似地盯着他们看。

 大天狗抿抿嘴,目光游移地向四周看,清晨六点街上还飘着脏脏的雾霭。


 青行灯开始一直关注大天狗的生活,她装作收作业经过男生凑在一块儿聊游戏的圈子,然后不动声色地走开,第二天大天狗就发现自己的几个朋友开始跟青行灯搭讪。

 “......你居然也玩......”

 “......要不要我带你啊......”


 回家后青行灯登录游戏界面,不停弹出来的组队邀请她都毫不犹豫地回绝掉,直到......

 熟悉的头像,昵称。

 从未体验过的感受,她指尖颤抖地触碰了“同意”的选项。


 从此便与大天狗和他的朋友们有了兴致勃勃的谈资。

 
 “......青行灯可真菜。”一次关于周末 游戏里班级联赛的回忆,大天狗在他的众多朋友对青行灯的褒贬不一时冷不丁说出这句话,大家发出哈哈的笑声。青行灯也笑了。

 “嘿,那你就很厉害了?”大天狗听到,懒懒地倒向椅背,嘴角咧开,“不服?不如今天放学回家我邀你再打一局?”

 很好。青行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正合她意。







--------------------------------

emmmm我发现这一篇大概要分四段写啊上中下应付不过来x
这个星期六就要去军训了感觉方方的x

还有那啥......这里是在打游戏这里结尾的,本来这部分只是一个比较不重要的情节,结果这里结尾倒留了点“下回分解”的意思了......如..如果大家滋瓷的话可以在评论里说一下 下一部分要不要把狗子和青灯游戏solo的情节写出来

拖更致歉(准备开学比较忙可能还要拖(╥﹏╥)鞠个躬
 

评论
热度(11)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