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我就是一个过去的蚊呐,一个毙溺自身的幽灵,有人打开双臂转起圈来,风带起了她展示给看客们的一切,值得称赞或是可以奚落的。我只能贴着墙角站立,我说,一切都没有事发生。风是最赤裸裸最无情的东西,两年前的十二月我在日记本上写过“凭着这么点微薄的过去,竟能硬生生在其上建起一个现在的我来。”

“可以风吹纸倒,幸亏当下少风。”

两年过去了,我还是一个微薄的、过去的 人

我还在日复一日祈祷着大风不会有一天到来

我不再变化了

感谢陪伴

新系列要开始了我超超超超开心

我不知道其他整天幸福的人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我只知道只要我一人想至流泪

我重复的话语永远都是

我该如何过早地死去

我一定会过早地死去

流无数的眼泪 ,还是换不来上天给我一丁点儿的施舍

他给我的永远都是折磨

我也抗争不了 我无法反抗

于是从此我再不避讳谈及自己会过早地离世

第二年,倒数第二年

有些同学就好酸,在自己空间里发一发自己的成绩,就觉得不爽就开始酸

我的成绩是客观事物 

你的酸是主观感受

你的不爽只是主观对客观的反应 的 其中之一种


黑板是墨绿的,你觉得黑板是红的,但是黑板做错了吗?没有啊

我们之间的关系说实话只是交了同样的钱给学校而已

不存在任何的捆绑关系

我考得好不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觉得我挡你路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做人不能那么直白,那么锋利,别感觉有点不爽就开始酸 好不好呀

祝我好运。

他让她见了太阳 她不能放弃他

1 / 17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