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有些同学就好酸,在自己空间里发一发自己的成绩,就觉得不爽就开始酸

我的成绩是客观事物 

你的酸是主观感受

你的不爽只是主观对客观的反应 的 其中之一种


黑板是墨绿的,你觉得黑板是红的,但是黑板做错了吗?没有啊

我们之间的关系说实话只是交了同样的钱给学校而已

不存在任何的捆绑关系

我考得好不好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觉得我挡你路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做人不能那么直白,那么锋利,别感觉有点不爽就开始酸 好不好呀

祝我好运。

他让她见了太阳 她不能放弃他

中秋节快乐乐

倘若有天我辞了这人世

我想成为怎样的一个人

想会作曲,想会画画,想会写下对亲人朋友的反抗,想要留在三十岁之前的岁月里

想对着海塘上的月亮,对着蔓延的炽云,对着异国的街道,写下可以永久留存的文字

而不是坐在白灯底下,隔间之间,文件之前

如果余生所陪伴的不是我喜爱的人与物

我宁愿静脉注射死亡

倒在还未由盛转衰的时间里


所以 救救我吧

 我如此昼夜思想着


木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世界的沙雕网友都觉得我的离奇经历太甜了

以前:我一辈子都不喜欢画男人。
现在我一边画西装系扣居一边真香

这是我在十六岁这一年写下的故事
夏天令人们像雪碧里的气泡一样汩汩作响,燥热疯魔。
不敢妄谈“我们”,这或许与他毫不相干,或许自始至终只有我是局内人。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