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y:

被那个男生虚抱注视调侃时已经不会脸红,

已经不会惊喜,已经不会胡思乱想。

过去两年我爱的那个人已经走了,一念之差,我不能跟随他。那是我做过最蠢的决定。

那个男生所做的一切亲昵举动不过是以此为乐。

心久久未曾跳动过,再一次被他玩乐的目光所相中时,剩下的也只是嗟叹了。


评论
热度 ( 3 )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