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这是我在十六岁这一年写下的故事
夏天令人们像雪碧里的气泡一样汩汩作响,燥热疯魔。
不敢妄谈“我们”,这或许与他毫不相干,或许自始至终只有我是局内人。

评论 ( 1 )
热度 ( 4 )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