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月儿圆 【李泽言x我】

元宵节贺文:D

来自@今天的北决撩到了李泽言了吗 的点文 感谢🙏

后面不能自持地略ooc了(捂脸 半夜写的确实掺杂了一些个人感情

观看愉快

——————————————————



“因为你足够好,让人喜欢。”

这句话带着十二分正经和一丝丝缱绻从背对着漫天飞雪的李泽言嘴里说出来,宛如自己被天使环入怀中,感到周身并不寒冷的新雪在簌簌地飘下。

太不可思议了。


正月的历一页页翻过,不禁回想起初八回到恋语市时公司同事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我,“老板,”胆大点如悦悦小心翼翼凑上来,闻闻我羽绒服帽子的毛绒绒的毛边,“你现在可全身上下都是李总的味道了。”依旧是看怪物似的眼神。

确实也不怪他们的反应,哪有自己的上司去外地出差时突然失踪结果被发现在李泽言家里过年的,仿若平地惊雷,一时间谁都浮想联翩,聚在一起仔细回想之前日常小事中老板和李总在一起的蛛丝马迹,这几天也没见他们讨论出什么,倒还没有安娜姐一个问题来得实在。


“你这样如果公开宣布和李总的关系,对我们公司会不会有不利的影响?”


[震惊,华锐总裁李泽言宣布恋情,原来之前投资五亿竟是为了她!!]

太可怕了,职场潜规则的标签发生在自己身上竟成了可能。


不管怎么说,在公司尚依赖华锐扶持的这段时间先不要太张扬,要瞒过王建飞的狗鼻子就得瞒过上至七大姑八大姨下至华锐员工。李泽言那边倒做得滴水不漏,这几天到华锐做新年策划的报告,除了魏谦的反应和悦悦他们大同小异之外,连李泽言自己都表现的十分正常…该怼的就怼,一点面子都不给。

......想再次被拥抱。不能自持地说出口了,啊,真是羞耻。只允许这一秒的失态了,理智快快回来,我还是要做一个聪慧的职场丽人。




“发什么呆?”我抬头对上李泽言的眼睛,此时暮色四合,办公室却迟迟不亮灯,夜色和着眼波在我们之间流转,远处马路上的嘈杂飘进我的耳朵,“咳......今天是元宵节了……”克制住克制住,那么轻易地透出渴望不是一个明智人该有的举动!


“嗯。正月十五了。”
“一个小时后整栋楼的加班结束,你有什么安排?”李总破天荒地放下面前的文件,手指相错托着下巴,远处鞭炮的烟味隐隐约约飘进我的鼻腔,一瞬间有了除夕那天的错觉。

“想去看花车游行……还打算去逛庙会……”

“嗯?”

“就是……”我瞄瞄微亮的手机屏幕,暗下一口气,说

“花车游行好像现在已经开始大半场了……”我盯着实木桌面,不敢去看李泽言的表情。



“那现在可以走了。”

!? 我抬头直视李泽言的眼睛,后者已经站起来拿起椅背上的羽绒服,“走吧。”

“一起去。”

我真的嗅到除夕那天的味道了。







于是我,和我的男友,华锐总裁李泽言,在关于走楼梯还是坐电梯下楼这个问题上产生了矛盾。

“走楼梯啊!!电梯里那么多人,看到我和你上班时间便装出门他们还会有心事工作吗!我又不是魏谦成天跟着你?!”夸夸我自己,心思真是缜密,绝不是那些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孩。

“……你还想不想看花车了?白痴。那要不要我打电话叫白起过来带你直接从窗户上跳下去?”

“……”


果然,电梯下降到某一楼的时候缓缓准备停住了,尚未打开的门后传来许多人的讲话声,我瞬间紧张起来,往李泽言的身后站去,,电梯准备停住,指示灯开始闪烁,门外皮靴蹬地的脚步声逼近我们,光从渐渐打开的门缝中射进来,慌乱之间,我只来得及听见李泽言低声说的一句———
“贴着我的背站好。”

哗啦一声,身前高大的男人把手中宽大的羽绒服一披,同时向后退了好几步,我被这动作带得跟着他连退到贴着电梯壁上,膝盖以上的部分全部笼罩在他的羽绒服里。

嗯??



人声嘈杂,许多人涌了进来。

“啊!李总!元宵节快乐啊!”

“李总!您是要出门吗?”

“李总……”

一时间电梯里李总李总响个不停,黑暗中羽绒服不停地与我碰撞,自己被牢牢地抵在墙上,外面的声音都混沌不清,我呼出的气息扑在眼前丰朗的西服背上,太闷了,我索性把烧得滚烫的脸埋在李泽言的背上。

这主意可亏您想得出来。我在满空间李泽言的气息中不厚道地笑了。





李泽言把车停到九溪古街的街口。此时我们的头顶挂满了橙色红色的灯笼,看不清面孔但脸上必定洋溢着笑容的人们慢慢踱过我们身边,暖橙的柔光映着他们的脸颊,风中卖章鱼小丸子的吆喝伴随着油炸的香气弥散开来,幼童经过身边又带来糖葫芦的甜腻。我散了瞳去端详这个世界,光影交错,像一个古时盛世的梦。


“……所以花车呢?”李泽言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很不好意思地跟他说刚刚看到主办方说延迟出发了,现在十几辆大车正停在九溪古街的广场上,不如我们先逛庙会。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都随你。”回到恋语市以来,我还是头一次听到李先生的语气如此……妥协?无可奈何?......还有语带笑意。


李先生陪着我玩射击游戏,我怀疑他是不是偷偷暂停了时间跑到气球跟前扣扳机,命中率高得老板一度怀疑自己没有调偏准星。

李先生陪着我去光华流转的花车前合影,摄影小摊的老板拍的很奇妙,我身边微微逆光的李泽言竟对着镜头微微笑着。

李先生陪着我去排章鱼小丸子的队,他对一个路边小摊那么受欢迎感到很不解,我向他保证如果souvenir 能做一些烧烤油炸,一定会更受人欢迎。

李先生………

“你陪我玩了那么久,你有没有什么愿望呀?”在李泽言举着我往许愿树最高的枝上挂祈福牌时,我问他。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迷信?”

“这是习俗……重新换一个。”

我们的羽绒服靠在一起轻轻摩擦着,旁边蹲在地上的情侣站起来,红彤彤的孔明灯从我们身侧升起。

“我有很多愿望。”余光里李先生的脸微微侧着,星目看着深蓝色的夜空,似乎在仔细回想自己有哪些愿望,又犯规了。“那你最想实现的是什么呀?”这句话涌到舌尖还没问出口,自己的手突然就被紧紧握住。

“花车要开了————”








喧嚷
欢笑
嘈杂
理智?
暂且丢一边去吧。

......




我们奔跑着。

与人群错肩。

棉花糖的银丝黏在鼻尖,一点点酥痒。


手心传来的热度源源不断,我如磁石一般被他的怀所吸引,每一个转角,我都甘愿受着向心力向他的怀里跌去,脚步旖旎地踉跄,我如此迷恋着他,好想在这奔向花车华灯的洋流中双脚离地,全身深深陷进他的怀里。



“先生———先生———请不要再上前了,花车游行马上就要开始了————”随着震耳欲聋的欢呼彻响,黑夜下宛若潜蛟游龙光华璀璨的花车开动了,一车载着歌舞升平离去了,下一车的歌舞升平又到来了,浮光绮丽,就像是梦境。

而李泽言紧紧拥着你。

我们在浩渺如烟海的众生之中紧紧相拥。

不用遮掩,不用逃避,我们的悲喜与他人无异,我们相识,接着我们相爱。




我的泽言。







在新的一年里,你会有许多愿望,你会一一实现它们,因为你所向披靡,因为你无所不能。

因为今天的花儿正含苞欲喷薄,月儿正圆。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