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白起x你】过年礼物了解一下

#注意#
第二人称
你又双要白起来救你了




———————————————
[白起]


大街上几乎空无一人。

你一边在内心感叹着到年关还是农村里热闹,一边步履匆匆,张望着是否能招到一辆出租车把你送回家。

天色渐渐暗下来,风悄悄起了,路边的居民楼已渐渐亮起暖橙的灯,你终于坐上一辆出租车。路上都是寂寥的景色。

半途你掏出手机打算扫二维码付钱,坐在前座的司机示意后排贴着的二维码已经没用了,要扫驾驶座上的。你没有多想,把手机隔着驾驶座的铁网递给了司机。

你漫不经心地等待着司机用你的手机扫完码把它还给你,但后者许久都没有动静,“请问......?”





—————

“......”

警兆突生!



司机猛踩刹车,你的头因为惯性猛的撞向前座的靠垫,后座的门被人打开了,陌生的人挤了进来,捂在你嘴上的手指甲盖泛黄,冒着一股廉价的烟味,前面的司机探过头来———



“这是今年的最后一票了吧?”



后座的男人之一正忙着打开你的钱夹,“当然。”他抽出几张百元拍给正牢制你的那个人,“我*,哥儿,就给这么一点?刚才这妞不是从金融街走出来的吗,你不会想私吞吧?”



“哪能呢?”那个人抖开你的钱包,你的名片,电影券,信用卡撒下来,“都是卡片,现金就这么几张———对了老张,这妞的手机你收好,没准还能卖出几个钱。”司机笑着应了。后座的那个人挪了挪,突然贴向你,酒气扑面而来。



“你...你把手松开些,这女的长得年轻又漂亮,这一次还真是中了宝啊,是不是?”你的耳朵中警铃大作,伴随着吐到脸上的酒气,一只手放在了你的大腿上!



你开始剧烈反抗,两个男人却把你压得更紧,你的头发散乱间勾住了许多东西,扯得生疼,手不断地落在你的身上,你使劲晃头,捂着你的嘴巴的那只手松开了,你喘着气,向着虚掩的车门大喊————









—————“白起!!!”



车外的风声骤然变大,路边卷起的飞沙砾尘轰击着挡风玻璃,车身开始剧烈摇晃,而车门猛地被人拉开。第一个人首先被拉了出去,坐在你右边的人推开门就想跑,却没想到自己的兄弟早被打趴在地,他自己只觉一阵劲风袭来,领子被拎起,随后膝盖窝被猛地一踢,手被反剪在身后,整个人被死死压在后备箱上,一直惧怕的笛鸣越来越近。



“哎呀,司机师傅你现在要跑也太晚了。”白起大声说。






从警局领完东西出来,已经星垂平野,万户人家亮起灯火,你走到大厅台阶上,身后一阵风吹来,你的腰被揽起,白起和你升到了夜空中。

“冷就抱紧些。”

你在白起的怀里抬头看他眺望千门万户的侧脸,无喜无悲,却显得寂寥,你不知道这几年来这个学长到底经历了怎样严酷的事,使他成长为这样一个,与少时性格截然相反的人,白起若有所思地低头看着你,风在两人之前静静地流过,白起用力地揽着你的腰,他的目光深情又炽热,你开始脸颊发烫,[不行,得有什么来打断——————]


咻—————————————

一束亮光从你们脚下升起,开出五彩的花朵,随后到来的,是爆炸的轰鸣,金火下落的簌簌声。

“啊—————像是踩在燃烧的花朵上———”你这样大声说,你笑着抬头看着白起,他的眼里倒映的你比烟火更加熠熠生辉。更多更多的烟火在你们脚下绽开,向上看,镶嵌这繁星的天幕温柔地拥抱着你们,向下看,是灯火辉煌的人间。

白起突然低下头吻你。


.
.
.
.
.



“白起,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平安喜乐。”

“真是美好的愿望啊。”
“当然。”




.
.
.


不是祝我自己的。
而是在祝你呀。










———————————————
一直显示有敏感词!!!我从早上八点半开始排查到现在!!终于能发了(´;ω;`)快被老福特气吐血

上一篇李泽言请走空间

评论 ( 1 )
热度 ( 43 )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