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老公x你】你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十分有诚意的合集。不ooc,请务必看到最后——

此刻的你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白起

 

“白...白起..!?”嘴上的胶布被来者轻轻地撕开。一个男性的重量慢慢压了上来,滚烫的呼吸在两人之间颤抖着传播,男人肩上有什么液体汩汩地流下来,如绸缎一般落在他们四周的野草上,染红了星星点点的白花。
“你受伤了.......那些绑匪呢......我还以为你....”随着手上的绳子也被解开,白起不由分说地用单手将女孩拥入怀中,她硬生生地把“不会来了”四个字堵在喉咙口。
 男人将侧脸低下摩挲着女孩的头发。“我在。”
 “我一直都在。”
掷地有声。

“那么抬头。”女孩在男人的怀中向夜空望去,与此同时,白起在她耳畔轻轻说————

 “星星出来了——”


星辰之后瓦尔妲出现在夜空中,织一袭众星的华袍赠与劫后余生的人们。






 

周棋洛

 

  女孩在观众席悄悄落座。

  几分钟前,她还戴着工作人员的胸牌,与一众保镖和经纪人快步走在迎宾毯上。保安在两边拉起红线,高伸出人群的摄像机和闪光灯咔啦啦地响着,女孩被摩肩接踵的随行人员挤得东倒西歪,最后竟紧贴着周棋洛一起,沿着长毯向前走。

  大明星时不时向四周尖叫的粉丝挥挥手,又低下头悄悄对女孩说:“热吗?再过一会就可以休息啦。”细小的汗滴同时也在他的皮肤上滑动,划过俊朗的五官,沿着脖子滑下,停在锁骨处。

  他对所有人都那么温柔。女孩在观众席上恍惚地坐着,四周的灯牌和荧光棒如星海一般闪烁。“下面是提问环节——”

  “我最喜欢的人?”金发的少年脸上毫无赧然之色,女孩静静地看着周棋洛微笑地说下去。

  “我很喜欢我的粉丝,他们很可爱。”

  “我也很喜欢我的经纪人,”少年挠挠头发:“他每次都帮我买好吃的东西。”下面是少女们排山倒海的尖叫。

  “还有啊,”周棋洛突然抬头,明亮的眼睛坚定地注视着台下的某一处,粉丝中一阵骚动,女孩前倾身子,终于看清少年的她竟然发现周棋洛正深情地看着她——

  “我最喜欢的人,是你。”

  女孩和少年的目光隔着灯牌和荧光棒的星河遥遥相交,少年的嘴唇一开一合,他说

  “我喜欢你,薯片小姐。”





 

李泽言

 

“李泽言。”她背对着机场橙黄明亮的光站在夜幕里。气流掀动着她的长发。他们与天空,灯光,气流像是都被包进了凝胶。

“你不要忘了我。”

“你能记住我吗。”

像是定案锤被敲下,钟被敲响,她口中的祈求之音吹开了胶着的空气,他看到夜色下她绮美的眼睛。

她的身体微微颤动,眼中的水汽氤氲间她没有看见眼前她深爱的男人已经动容。

 

——————我爱你

爱 还没说出口,  已经花完了全部力气。

 




许墨

 

   他从深陷的天鹅绒被中睁开眼睛,早晨的天光铺在天花板上,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在一些药粒中滑开一小段距离,女孩的短信进来:“早安。”

  哦,他当然会直接拿起手机,对着听筒发送一声早安的语音,其中原因不光是许教授暂时找不到他的眼睛,还有,他知道女孩喜欢他的声音。

  许墨对着角落贴满便签的镜子整理自己,刘海有些长了,他沾了些水试着将额前的头发拨向后面,露出白皙的额头与笔直的眉毛。他可不会再试着将刘海分成三七——或是四六,因为这会让他想起李泽言,那个与女孩有着密切商业合作的男人,听说他最近快过生日了——暂且不想这些,今天他会与女孩一起看一场电影,他可以肯定女孩一定会喜欢。

  许教授可是个敬业的科研工作者,他怎么不会忘记研究他最心爱的人的一丝一发?他出门了,向着与女孩约定的地点走去,他渴望在黑暗的影厅里触碰女孩的手和头发,甚至还可以坐在情侣座——这又使他更加愉快了,他会把女孩搂在自己怀里,手指细细触过她的耳廓,大腿与她的大腿相碰,甚至悄悄地隔着衣料抚摸她的身侧——不,似乎有些过火了,可是许教授可以非常肯定女孩不会反抗,她对这些事甚至有些隐秘地渴望。今天剩下的十几个小时都将属于他们。

  视野里看到女孩洁白的衣裙,他满足地感到些许快乐,女孩渐渐转过身,许墨教授今天也是十分儒雅地向她打了个招呼。

 

 


 

-------------------------------------------

观看体验如何呢

总裁的部分是在一节英语早读上写的,虽然最短,但是却是字句斟酌过的。其他三人都是在深夜写的,都是困倦的产物呢( • ̀ω•́ )✧

希望有小红心和大拇指

  

  

评论
热度(135)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