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人们终于想起了被流氓破势花支配的恐惧

   轻微酒茨

   结界突破有感


-----------------------------

    晴明最近春风得志,因为自己压级压得不错,带着亲儿子茨木和大天狗在平安京里乱逛,最近经常跨十级打赢许多人。

    美中不足的是,茨宝每次在对面有酒吞的战斗中总是不能暴击,面对阿爸的质问,茨木一个堂堂男子汉居然难得脸红,嗫嚅着说:“我.....我下不去手.......”

    晴明把其总结为是暴击率只有50%的锅,以及......

    啧,恋爱中的男人。


    这一次,晴明一如往常地闯进一个阴阳师的庭院,听到动静的阴阳师走了出来,随即他摆出召唤阵,召出了四个达摩

    和彼岸花。

    “让你四个,再打不赢就没办法咯。”

     彼岸花稍稍摆了摆身子,晴明身下出现血红的花海。

     “不知道她带的是什么御魂呢.....不管了,茨木一拳就能炸死她。”晴明做出判断,接下来是......他帅气地推推墨镜,牛逼哄哄地大喊

     “兔子!跳!!!”

         


         .......“啵。”

        巨大的山蛙瞬间倒下。

        众人愕然。

        晴明来不及细想原因,他瞥了眼进度条,没事,下一个就是茨木。茨木向来也是好胜的,不等晴明大喊,他就开始召唤地狱之手。

          ......“啵。”

         一万七的暴击,茨木应声倒地。


        晴明终于看清对面悠闲的彼岸花身边闪出一个蓝发的身影。

        破......破势!?

        狗子翅膀都没扇,小小黑被动都没触发,座敷血都没卖,一个个脸朝地扑在彼岸花从里。


         对面四个达摩圆滚滚地原地转圈。晴明的墨镜掉了。


          输了。


          对面的彼岸花打了个呵欠。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