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反枕非取自彼阴阳师反枕,乃数年前所取。

【荒目】【花鸟卷x彼岸花】论如何以一张蓝符牟取暴利 五

 绘圈咸鱼转职尝试 轻微ooc

最近的十连全部两sr坠机
绝望.jpg

哭着也要把月卡领完再删游戏

(一)请戳http://shi90136.lofter.com/post/1e3a37b9_105eef11#

(二)请戳http://shi90136.lofter.com/post/1e3a37b9_105fa016#

(三)请戳http://shi90136.lofter.com/post/1e3a37b9_106138ef#

(四)请戳http://shi90136.lofter.com/post/1e3a37b9_106ab108#



--------------------------

    彼岸花高悬在空中,黑发如水藻般涌动。背后巨大的彼岸花像是有意识一般一开一合。

    镜头拉远,落日熔金的天空浸在大片大片喷薄着红色的彼岸花海中,阴阳师和荒川之主两人的身影在宽阔天地中显得十分渺小。

   又是一阵悉悉簌簌的声响从脚下传来,阴阳师惊骇地发现半埋在尸腐腥味土壤中的风神身上竟连着数条彼岸花的根,红色的须在一目连苍白的脸庞上蠕动,竟与皮下的血管相连,荒川之主愈发得愤怒。高悬在空中的女人此时看上去愈加可恨。

   “彼岸花,汝....竟将神灵囚于冥府,沦为自身饲料!”沉闷的咆哮回荡在血红的天地间,而高空中的少女前一秒暴怒,后一秒却轻蔑的笑了。

   “这是他心甘情愿的,你管得着?区区你一个还没四十级的杂鱼,就敢擅自闯入我的地盘?”彼岸花笑笑,摇了摇手中的花鸟卷轴,“我可是有人质的。”随即指甲掐入白卷中更深。


    ——————浪花的巨响。


    远处荒川界的河川怒吼着冲刷进三途川,彼岸花波澜不惊地看了一眼,三途川中的水可是完全静止的藏骨之水,这么点小技法根本不能动她分毫。

    与其对峙,不如先快点把他们赶出去,若是惊动了阎魔,风神之眼被知道了无所谓,自己私自藏匿神明的事情败露了可不好。


   她有些分神。


   

    “......”

     “嘁。”

    不等彼岸花分辨出这声轻笑是谁发出的,一束汇满妖力的箭头破开“死”的空气直逼彼岸花而来,她匆忙躲避,但还是被箭矢擦中,伤口就开始冒出白气。


    白狼放下箭弓,一个空中基本不怎么动的靶子,实在太好打击了。“晴明大人,”她恭敬地说,“我来晚了。”


   “woc”彼岸花开始烦躁起来,三个还不够,居然又来一个,整片彼岸花海随着她的心情开始狂乱摇摆。



    地面上的阵容顿时大了起来,白狼和荒川之主开始源源不断地向彼岸花发起攻击,后者不断在他们脚下爆开一朵朵地狱之花,空中也做了不少阻隔,连眼瞳都是彼岸花的颜色的女孩全靠心情做事,打架?躺着就能赢。否则她哪来的那么大亩地来种花?



    空中绽开噬人心魄的火色花瓣,地面上不断有一人高的花朵扑向三人,终于,彼岸花满意地看着一波红石蒜把众人全部包裹了起来。

    “等着消化就好了吧。”



     鎏金的太阳似乎永远不会完全西沉,天空又变成了瑰丽的紫色和红色。


    
    彼岸花抱着手臂静观了那簇将阴阳师包裹起来的花朵一段时间,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她满意地呼了一口气,准备在空中远去。


    她突然发现周围空气变潮了。


    一条圆润光滑的黑色小鱼出现在她的视线范围内。


    什么!?

    彼岸花匆匆转身,看到那朵食了人的彼岸花还是在蠕动消化,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动静。那这条鱼是怎么出现的?
    爆炸声在她耳边响起,黑色小鱼的身子急剧胀大,然后爆开来,水珠溅到彼岸花的脸上。


    声东击西的方法奏效了。


    荒川和白狼利用彼岸花分心的这段时间,将吞噬他们的花朵悉数射穿。这会荒川之主再也没有停顿,无数箭矢和黑色的游鱼落在彼岸花的身上。她痛得面容扭曲。她握紧手中的卷轴。

    




     “喂....喂喂....”


    蜷缩在画卷里的花鸟卷抬起头,望向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彼岸花此时的声音竟听起来十分虚弱。


    “遭报应了吧?我的那名阴阳师虽然没什么强力的式神,但是还是有辛辛苦苦攒黑蛋的。”花鸟卷有些骄傲地说。卷轴外又传来几声爆响,她感到彼岸花的身形晃了晃。


    “所以你还是把风神还给他们好啦,双方都两败俱伤可不好。”


     “嘁,”彼岸花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是那个荒川之主以为一目连死了,他自己生气到失控,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况且敢擅自参观我的花田也应当受点惩罚。”


    “还有哦,什么叫两败具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偷偷给阴阳师治疗。”彼岸花一边说着,又操控数朵花在阴阳师脚下盛开,爆裂。果然,阴阳师的身形只是微微一个趔趄,却又立马站稳,顺利施展下一次攻击。“到最后吃亏地也只是我吧。”忿忿的女声从卷轴外传来。


    “这样,你也给我治疗,我就把一目连还给他们。”彼岸花小姐有些气鼓鼓地说。



    “你偷采还贬低我的花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好吧,那你可要适可而止啊。”

     “成交。”




    

     地面上的荒川之主也有些法力匮乏了,可他却发现脚下的彼岸花威力却渐渐大了起来。


   白狼开始有些重心不稳,注满妖力的箭矢居然也射偏了。


   弱弱的阴阳师竟还在坚持,他施展的结界一次次破碎成透明的晶屑,却仍然咬紧牙关撑开下一个庇护伞。


    大家都已精疲力竭,但这些彼岸花却永无止息。

   “哈,还真是执着呢......”荒川之主看着这片他恨透了的红至天边的彼岸花海,他故人的身躯看来永远也回不了故园了。


    “哈哈哈,信徒.....神力.......现在不都没了吗......”血丝遮蔽了荒川之主的视线,令他所看到的天地更加暗红。又一朵彼岸花向他张开宛如血口的花瓣,这一次,荒川之主开始调集天地中所有的水流,漩涡般翻卷着,灌注了他所有妖力,向着彼岸花毫不退缩地冲过去。 



   “啪”



   如同驱赶蚊蝇,空中的女人轻轻就拨开了攻击。




    似乎耗尽了所有力气,荒川之主紧绷的身躯慢慢松懈下来。

   


   远处的荒川依旧轰鸣。

   战火依旧肆虐着他的子民。


   他的妖力几近枯竭,视野渐渐模糊,最后一眼,他望向了红石蒜簇拥着的,宛若安眠的一目连。





    “......”

    “我的信徒啊,可是我的好朋友呢。”


     过去的荒川之主法力尚浅,在他表达了无力收回洪水的歉意后,在那个风清月白的夜晚,尊贵无比的风神与他一同坐在门廊的过道上,上有风铃轻轻摇晃。

     当时的荒川之主稍稍侧头,看到在月光下那个风神仰起的,宁静的侧脸。

     “没有好朋友的陪伴,那该是十分寂寞呢......”





    “呵。”


    鲜血彻底迷蒙了双眼,眼前一目连依旧安宁的脸庞被血污覆盖,荒川之主听到结界又一次破碎的声响。他挣扎地定身,将他最后残留的妖力汇成鱼群,再一次投掷出去。


   



      没有任何奇迹发生,阴阳师的负隅顽抗依旧弱不禁风地继续。


     荒川之主想自己该休息了。眼前慢慢变黑。他的扇子啪嗒一声掉在花间。





    “啊...........”


    
    “没有好朋友的陪伴,该是十分寂寞呢...”



     回忆碎片纷至沓来。

   



     


     他的嘴角上扬,他缓缓倒向埋着故人的土地,身下的彼岸花海摇曳着欢迎他的到来。他的嘴微微张开,他笑了。 



   他说


   
   舍命相陪。








     .......


     .......


    花朵蜂拥而上,淹没了故人与他。





------------------------------------

要到结局啦!明天再挣扎着看看能不能更完

这里的荒目...嗯......我觉得是很甜的玻璃渣啦qwqqq但是结局会HE的相信我!!!

  咸鱼王你是最胖的!!!(振臂高呼

画手转职差不多完成啦
文笔希望得到你们的肯定(捂脸
评论
热度 ( 19 )

© 反枕 | Powered by LOFTER